首页 长依琴 正文

惊!原广州证券员工唐云参与配资九亿内幕交易,时隔六年追罚十年禁入

长依琴 adminqwe 2022-05-26 23:56:10 278 0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惊!券商人士配资九亿内幕交易,时隔六年追罚十年禁入

  来源:券业行家

惊!原广州证券员工唐云参与配资九亿内幕交易,时隔六年追罚十年禁入

  在沉寂多时之后,证监会主页更新了四份涉及内幕交易的罚单。略加探寻之下,行家发现了一段“打工皇帝”当年进军资本市场的往事。更牵涉到某位资深的证券从业人员,被监管顶格罚款不说,还面临十年禁入。

  打工皇帝往事

  话说,两年前的2020年6月,一份来自上交所的文件,宣告宣告微创(上海)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微创网络)“折戟”科创板。

惊!原广州证券员工唐云参与配资九亿内幕交易,时隔六年追罚十年禁入

  据当时的招股书披露,这家未能闯关成功的公司,其实控人正是有着“打工皇帝”之称的唐骏(JUN TANG)。

惊!原广州证券员工唐云参与配资九亿内幕交易,时隔六年追罚十年禁入

  当然,这并非唐骏首次踏足资本市场。

  就在微创网络的招股书中,行家发现了一家有着多次更名记录的上市公司——天津富通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富通信息,证券代码:000836.SZ)。

惊!原广州证券员工唐云参与配资九亿内幕交易,时隔六年追罚十年禁入

  虽然微创网络在2018年5月方与富通信息签约转让股权。但在2016年9月,当时还是“鑫茂科技”的这家上市公司,就已经与唐骏(JUN TANG)“搭上了线”。

  公开信息显示,富通信息原名“天津天大天财股份有限公司”;2006年1月,更名为“天津鑫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10月,更名为“天津富通鑫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21年1月,更名为天津富通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为统一起见,行家在陈述过去时,用当时的名称“鑫茂科技”。而在现在时,采用目前的名称“富通信息”。

  参与重大并购

  时钟拨回2016年。彼时,鑫茂科技时任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徐洪,为寻找并购标的,与微创网络的实控人唐骏进行接触和商谈。

  双方于2016年9月达成初步方案,由唐骏和徐洪成立并购基金,收购微创网络股权后,再装入上市公司。

  出于对接资金的需求,徐洪出面联系了广州证券员工唐云。对这位大客户,唐云不敢怠慢,很快便完成了初步并购基金方案,并安排下属程某寅联系优先级资金。

  经唐云介绍,徐洪与浙银俊诚(杭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浙银俊诚)股东刘某军、总经理王某、副总经理袁某见面。由浙银俊诚提供并购方案,项目组成员包括袁某、章某海、陈某,唐云安排助理李某萱与陈某对接。

  2016年10月20日,陈某向王某、袁某邮箱发送邮件,内容包含鑫茂科技并购基金业务时间进度表和资料清单。

  其后数月间,相关人员通过邮件发送多份内部资料。2016年11月25日,李某萱发送邮件抄送唐云,内容包含微创网络产业并购基金方案交易结构,交易结构中承担无限连带差额补足义务人为鑫茂科技实际控制人徐洪。

  经过尽调、立项一系列事项,本以为水到渠成。然而,2017年3月,因徐洪信用担保能力不足,浙银俊诚设立的微创网络并购基金项目被否。

  为推进业务,徐洪让唐云联系其他渠道。唐云联系了尤立峰,由其介绍了资金中介董某颖。唐云让程某寅联系董某颖,继续推进鑫茂科技成立并购基金收购微创网络。2017年4月14日,程某寅给董某颖、李某萱、唐云邮箱发送邮件,董某颖未答复。

  2017年5月17日,李某萱给唐云、程某寅、王某汉发送邮件,内容包含鑫茂科技产业并购基金合作协议、调整后的测算结构。5月19日,唐骏再度与徐洪见面,讨论微创网络估值。

  2017年5月24日,鑫茂科技发布停牌公告称“控股股东正在筹划与公司相关重大事项”。同年8月8日,鑫茂科技公告《召开股东大会审议继续停牌相关事项》称,拟以自有或自筹资金收购标的公司微创网络10%股权,同时通过发行股份收购其余9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

  2017年11月24日,鑫茂科技公告复牌,以1,000万元保证金收购微创网络10%的股权,并称将继续推进本次重大重组事项。

  由于微创网络100%股权作价9.018亿元,占鑫茂科技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净资产17.27亿元的52.22%。依照2005年《证券法》,这一重大重组事项属于内幕信息,形成时间不晚于2016年10月20日,公开时间为2017年8月8日。

  在内幕信息公开前,鑫茂科技实控人徐洪,微创网络实控人唐骏,以及为徐洪牵线搭桥的唐云,均是内幕信息知情人。

  积极配资炒股

  作为券业人士,唐云名下并没有证券账户。但为了交易“鑫茂科技,他居然打起了“配资”的主意。

  据证监会查明,唐云控制使用了多达24个账户(下称“唐云”账户组),并按1:3至1:5的比例配资,大量买入“鑫茂科技”。资金来源于唐云方面,除直接购买股票外,还借用亲属身份向各配资账户名义人、资金中介转入保证金、利息、补充保证金等。

  2016年11月7日至2017年5月24日期间,“唐云”账户组累计买入“鑫茂科技”12,521.25万股,买入金额达94,461.20万元。

  按1:4配资的平均数估计,唐云动用的配资金额超过7亿元!

  而在鑫茂科技股票复牌后,“唐云”账户组所持股票全部卖出,卖出金额约89,209.72万元,累计亏损5,251.48万元。

  这一炒股水平,大概可以和“不明真相的群众”进行一番比较吧。

  顶格罚款禁入

  时隔多年,证监会于2022年5月19日下发了多份监管函。因内幕交易被处罚人员,包括徐洪、尤立峰、唐云,以及徐洪的好友秦嗣新、秦奋父子。

惊!原广州证券员工唐云参与配资九亿内幕交易,时隔六年追罚十年禁入

  证监会认定:唐云作为参与设立并购基金收购微创网络股权过程的内幕信息知情人,控制使用“唐云”账户组,在内幕信息公开前买入“鑫茂科技”的行为,违反了2005年《证券法》的相关规定,构成内幕交易。

  依据2005年《证券法》,证监会对唐云顶格处以60万元的罚款。

  同日,证监会对唐云下发市场禁入决定,其中有一段“入木三分”的文字。

惊!原广州证券员工唐云参与配资九亿内幕交易,时隔六年追罚十年禁入

  证监会指出,唐云时任时任广州证券上海分公司机构部总经理(2017年2月以前),为券商从业人员。其配资交易股票的行为虽然最终亏损,但已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违法情节严重。

  为此,证监会对对唐云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在禁入期间内,除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监高职务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监高职务。

  考虑到同样涉及内幕交易的徐洪等人,目前均未收到市场禁入。行家猜测,这可能与唐云曾经的证券从业人员身份有关。

  资深人士下落

  不过,早在内幕信息公开之前,有着多年从业经历的唐云,就已经离开了证券行业。

  据证券业协会和伟海精英数据,唐云为本科学历,自2009年11月起执业于国信证券,其后数年间,他在多家券商短暂任职。2014年10月,他加入广发证券,但任职机构未见记录。

惊!原广州证券员工唐云参与配资九亿内幕交易,时隔六年追罚十年禁入

  2016年8月,唐云再度跳槽,入职广州证券上海分公司。彼时,这家分公司成立尚未满年,参保人员仅为28名,正是“用人之际”。

  然而,2017年2月14日,唐云从广州证券离职注销,并且就此从证券行业“消失”。考虑到监管函显示,唐嫣的住所仍在上海浦东。行家猜测,他是否受到打工皇帝感染,离开证券行业,开启新的打工或是创业历程呢?

  而这位资深人士曾经任职的广州证券,也加入了消失的券商行列。

  曾经试图收购广发证券,却在反收购中败下阵来的中信证券,在2019年初将广州证券收入麾下,并更名为中信华南。在并购前后,广州证券关闭了多家异地网点,上海分公司已于2019年11月注销。

惊!原广州证券员工唐云参与配资九亿内幕交易,时隔六年追罚十年禁入

  网点关闭后,曾经的负责人,“下落”如何呢?

  据伟海精英信息,潘恺于2016年7月加入广州证券,2017年2月离职注销,其后同样未出现在证券行业。欧阳铭早在2004年便登记执业于广州证券;2020年3月,他短暂任职于中信华南广州珠江西路营业部,同年6月离职注销。陈继先曾在中信证券上海东方路营业部短暂任职,2020年6月,他加入华福证券投行总部。

  近年来,不断有券商网点人员表示业务不好做;而越来越多的券商,因布局调整关闭分支机构。行家觉得,网点优化是行业大势,加上同质化竞争加剧,券商人员将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

  然而,合规依然是底线,也不能因此铤而走险,违法犯罪。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27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热门标签